您的位置:首页 >【枫叶】(08)【作者:hardman0301】

【枫叶】(08)【作者:hardman0301】

3 【枫叶】(08)【作者:hardman0301】 作者:hardman0301
字数:79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本文已写到第八章,相信多数人因为吃不到肉开始骂娘。首先向众位支持者
表个态,一大波肉正在袭来,而且本人尤为喜好重口味。朋友们夸我做菜好吃,
是因为我每次下厨时都会弄到他们饿的不行。快感只是一时,而等待快感的过程
其实才是有滋有味。我看过逸铭写的《我的秘密女友》,通篇都是暗线,肉戏基
本只能靠想象,我读的很过瘾,其余读者的反响也很好。也许是名家手法独到吧,
我是新手自然达不到大神的境界。

  关于女主雨馨,我想为她做一些澄清。首先不要把她想成是人尽可夫的婊子,
人性不是只言片语便能说清楚的,即使她是女神,也少不了七情六欲。女主是一
个经历复杂,性格也复杂的女人,就像是本文的书名枫叶,光鲜与晦暗并存。女
主是一个目标明确,却又身不由己的女人。文中的蛛丝马迹应能看出,女主是真
心对待男主的,也在努力的为男主守身如玉,纵有心机但动机不坏。可是,性格
决定命运,行为受制于经历,男、女主都存在着极大的性格缺陷,经历更是大相
径庭,这是本文情节能够推动的主因。

  一桌盛宴,如果因为先上的红烧肉而吃饱,又如何品尝后上的生鲜美鲍。主、
配料向各位客官交代详尽,正菜已经下锅,本章略作最后的铺陈,敬请期待渐入
佳境的时刻。

               第八章捉奸

  夜间三点,度假村的房间内,我独自一人半卧在床边。雨馨仍然没有回来,
我开始担忧。打电话叫来服务员询问,得到的答案居然是不方便透露客户信息。
「我女朋友和我住这个房间,现在她不见了,我问你有没看见她出门,听懂了吗?」
我恼火的向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女服务员楞了下神,上下打量了我一遍,好像在
确认我是不是歹徒一般,旋即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回复道:「对不起先生,我没有
留意。」「那你带我去查一下监控。」「对不起先生,这个我不能帮您。涉及到
客人的隐私,除非发生重大事件。」她机械而礼貌的作着回答,对于这样规范的
职业操守,我只能无可奈何。看到我神情缓和下来,她又继续用着平稳单调的语
气说道:「您请放心,我们度假村装了最高级的电子围栏系统,住在这里绝对是
安全的。电子围栏是……」「好了,没你事了。谢谢你。」我没有兴趣听她唠叨
我的专业话题,就此终结了谈

  临走时应该很匆忙,否则不会落下手机,我回到房间继续思索着雨馨的行踪。
难道说家里出事了?想到此处,我迅速拨通了雨妈的电话。响了很久电话接通。

  「小雨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没有回答我的问话,雨妈慢悠悠的展开反问。
我胡乱编造了一个理由,很轻易的蒙混了过去。这家人对雨馨从不担心,我已习
以为常。穿着性感美女半夜失踪,而且还带着醉意,在度假村里自然没事,但
如果在大街上闲荡会出现什么意外?我不敢继续往坏处去想,此时甚至希望她真
是找了一个男人。

  关心则乱很能说明我的状态,来到村口的露天广场,我开着手电确认雨馨的
车是否仍在这里。在找到那辆红色的君威时,我心里稍微释然。可随即我便暗骂
自己的蠢笨,酒后怎么会自己开车?

  纷乱的思绪突然被不远处传来的动静打断,我听到了女人微弱的轻吟声。循
声望去,一辆蓝色卡宴正在颤动,呻吟声从车内发出。突如其来的车震让我绷紧
了神经,由于女声太过压抑,我蹑手蹑脚的移了过去,想要听个真切。

  月光下,我做着平生最为猥琐的事,第一次躲在别人的车后,同时酝酿着人
生中第一次的捉奸。车窗半开着,女人的声音由于刻意压抑而显得含糊不清,不
过声线听着应该是雨馨,沙哑中带着柔媚。在风声鹤唳中我的思维变得简单,我
绕到车门位置,未及开口对方却先声夺人。「谁啊?」粗重的中年男声充满了霸
气,奸情被撞还能如此坦然,反倒是让我这个捉奸者怔在当场。我缩回了伸向车
窗的右手,我并没有确定里面的就是雨馨,即使抓到现行我又能如何?我和她根
本没有任何法律认定的关系,她有权选择交配的对象。我在犹豫不决,可对方丝
毫不给我考虑的时间,再次骂道:「找死吗?快滚,有病!」我被激怒了,手脚
并用的去敲打车门。他妈的,玩我女人还骂我有病,我的自尊受到严重的侵害,
我倒要看看谁在找死。没承想对方是个色厉内荏之徒,面对我的暴起竟然委顿下
来,任凭我肆虐爱车而默不作声。

  月明星稀,万籁俱寂,本是宁静的深夜却被一阵接一阵的「咚咚」之声扰乱。
天上一个身影,地下一个身影,他们做着同样的砍伐动作,为着同样抛弃自己爱
人的女人,对了,同样也是女神。我默不作声的敲打着车门,机械单调的锤打就
像是吴刚那重复千年的动作。肉击声早已被吓得不知影踪,只听见车内两人微弱
的轻声密语。「老公……对不起,你先别激动,好吗?」道歉求饶声响起,拍打
车门的声音则戛然而止。

  我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直到身后的喝骂声变得模糊,我才停下了脚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