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天津老黑的耻辱生涯】(01-05)【作者:爱是虚幻】

【天津老黑的耻辱生涯】(01-05)【作者:爱是虚幻】

13 【天津老的耻辱生涯】(01-05)【作者:爱是虚幻】 作者:爱是虚幻
字数:1644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一

  张勇走在街上,表情有点郁闷。

  自己是铁路职工,铁饭碗,工作清闲,平均就是上3天班休息2天,在同龄
人看来,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工作了,毕竟嘛,60后的观念和现在是不同的,
55岁的张勇,求得就是个稳定,每当想起自己年轻时盼望着接老爷子的铁饭碗
的时候,张勇还是庆幸自己没有做错。现在的年轻人,好好的工作,为什么不
知道珍惜呢?有什么好折腾的呢?哼!眼高手低!

  今天是周二,大部分人都上班去了,却不包括张勇,以为他今天休息,老伴
儿也和朋友去练瑜伽了,这老太婆,最近迷上这个,搞得自己休息日连个说话的
人儿都没有,这倒也算了,自己看看股市,打扫一下卫生,乐个清静,可没当儿
媳妇儿一来,自己就得出门儿遛弯儿去,不然他就得听儿媳妇儿那销魂蚀骨的叫
声—不是他不想听,是他受不了。

  哼!骚娘们儿,大白天的又来折腾我们家庆环,白日宣淫,我还得给你们腾
地儿,你说这叫嘛事儿啊?张勇愤愤的嘀咕着。

  要说张勇其实家境还是可以的,在tj有两套房子,虽说是等着拆迁的老房
子,但毕竟是天子脚下,将来一旦拆迁,自己也就成了千万富翁了,这也是唯一
让张勇觉得欣慰的地方,并且拆迁也就是这4,5年的事,所以儿子张庆环不找
工作,他说归说,却没有动真格儿的。房子不能白白空着不是?于是张勇租出去
一套70平方的,自己和老婆赵丽,儿子张庆环住在剩下的一间65平方的2居
室里,儿媳妇儿孔悦馨偶尔会来。说是儿媳妇儿,其实儿子并没有结婚,该
都干了,还干那么多次,不是儿媳妇儿,也差不多了吧,张勇就是这样认为的。

  儿媳妇儿有工作,张勇是知道的,但是具体是什么工作,他就不清楚了,据
孔悦馨说是在私企里工作,拿绩效工资的,张勇并不完全相信,哪个企业能让你
天天请假啊?顶不济是个临时工,不好意思说。张勇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也没有
去打探儿子的口风,毕竟还没结婚不是嘛。

  看看表已经下午4点半了,估计儿子已经解决儿媳妇儿了,张勇就往家走,
还没进家门,就听到儿子那狼狗一样的吼叫声,「什么?对方才3个人?等着,
我马上就过去!把红毛和斜眼叫上,我们30分钟就到,对了,还有大伟,都叫
上啊,恩,恩。」

  张勇刚进家门,儿子正好挂电话,正在穿鞋。

  「又出去惹事!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做点正经事,别成天这么虎?」看见儿
子又要惹事,当爹的忍不住又教育起来。

  「哎呀,爸,没事,大伟让出来聚聚呢。」儿子头也没抬,应对自如。看了
平时没少顺口胡扯。

  张勇暗自叹了口气,还想说什么,正巧儿媳妇儿从房间里出来了,「爸,你
回来啦?」孔悦馨给张勇打招呼。

  还没过门,但是孔悦馨一直喊张勇做爸爸,喊赵丽做妈妈,为什么不喊叔叔
阿姨,张勇自己也不明白,儿子说是显得亲近,张勇倒也欣然受之。

  「恩,啊。回来了回来了。」张勇随口应付着,把目光从儿子身上转移到孔
悦馨身上,这一看不打紧,原来孔悦馨今天打扮的格外靓丽,粉色的洋服覆盖下,
里面白色高领毛衣包裹住坚挺的乳房,下身的短裙却掩盖不住两条修长直白的大
腿,没穿丝袜的膝盖红红的,似乎在彰显刚刚过去的快乐,原本白皙的脸上两抹
红晕,也仿佛悄然诉说主人的慌张。

  看着孔悦馨坚挺的乳房,张勇有点懵,他原本也觉得这小妞儿长得不错,再
加上偶尔听到孔悦馨的叫床声,张勇内心深处一直对她是有好感的,只是没想到,
今天竟然被一声甜甜的爸的叫声乱了方寸。「这可能就是高潮过后女人的魅力吧。」
微微勃起的张勇这么认为。

  「额,馨馨啊,这就走啦?吃完饭再走啊。」张勇觉得自己刚刚盯着儿媳妇
儿的奶子一顿饕餮有些失态,忙打圆场。其实赵丽还没回来,哪有做饭啊。

  「不吃了不吃了。我们还有事呢。」张庆环没注意到老爹刚刚被自己老婆弄
硬的丑态,「唉,我车钥匙呢?哪去了?哦找到了。馨馨,走了。」说完他就先
出门了。

  「知道啦~」馨馨挪动着和长腿不成比例的碎步,来到门口,弯腰穿鞋。

  看到馨馨撅起来的小屁股,张勇真想把那碍事的短裙扯碎,看看这夺人心魄
的小妖精,屁股是怎样的白皙。该死,机关炮已经max状态了。

  「爸,我走啦~~」孔悦馨托着惯有的长音,出门而去,倩影随去,留下的,
只是浓郁的粉香。

  「开,开车慢点。」张勇怅然的嘱咐道。

  「知道啦~」声音飘来,离耳朵挺远,离心很近。

  刚刚的这一且,张庆环一点没感觉,孔悦馨却能感受到公公那一瞬间热烈而
奔放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毛衣与胸罩的阻碍,直接烙印在自己粉红色的乳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