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小琦的赎罪】【作者:阿八色】【完】

【小琦的赎罪】【作者:阿八色】【完】

市区一栋略为高级的公寓,一个女孩拿着包裹走进电梯,白发苍苍的管理员瞧了一眼,点点头,也没说什麽,他认得这女孩,是七楼住户的朋友,常常来找他。

  年轻真好,他心想,随即又回头继续看报纸。

  周文琦站在门口按了电铃,她其实一点也不想来这地方,一秒都不想,原本打算东西放在门口就离开,但今天有些话无论如何都要说出来,只好忍住情绪,过没多久,一个爽朗年轻男子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来了,是小琦吗?」打开门,是个比文琦高一个头的年轻男子,笑脸咪咪的瞧着她,这是她老家的邻居刘辙,目前和她读同一所大学。

  「今天怎麽有空来找。」刘辙那个看似天真无邪的面孔让文琦觉得很反感,母亲昨晚才说和刘辙通过电话,他怎麽可能不知道今天她会来找他。

  装傻也要有个限度。

  「拿去,这是我妈做的肉卷,她叫我拿给你。」要不是母亲从家里寄来东西,文琦根本不想靠近这个男人,她把东西往他怀里塞,接着深呼吸,打算说出接下来的事。

  「刘辙,我要跟你说一件事,你听好。」

  「哇,周妈的肉卷,我最爱吃了,小琦你要不要也来一口,进来喝杯茶吧。」男人开心的看着包裹里的东西,转头就走进屋内,无视小琦的叫喊。

  小琦咬了咬牙,心里实在不想跨过这道门,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做个了断,男人不良於行的身影让人有点刺痛。她默默握紧拳头,再次下定决心,关上门走进屋内。

  「周妈的肉卷是天下第一,最棒了。」男人很快地拿出肉卷坐在客厅上吃的津津有味,吃完还像小孩子一样把手指往嘴里吸,似乎意犹未尽。

  「刘辙,我有话要跟你说,你听好。」

  「恩?什麽事,可以先帮我倒杯水吗?」

  刘辙笑着看小琦,语调里却带着一份不容拒绝的命令,原本一鼓作气想要说出口的小琦被他这麽多次打断,气势也削弱了不少,不由得又像以前一样顺从他的要求。

  小琦熟悉的走进厨房找到杯子,这个地方她很熟,毕竟进出过很多次,还常常下厨,某些东西可能还比刘辙更知道摆放在哪边,仔细想想,其实也不能怪有些人老是会误会她和刘辙的关系,但她们真的不是男女朋友。

  趁着到厨房的时间,重新整理心情,她知道那个男人的手段和个性,其实内心也十分害怕将事情说出口,但也知道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深呼吸,再次握紧拳头,再度下定决心。

  此时男人的手却悄悄的从她身後抱了上来,一把抓住她的奶子。

  「等好久欧,我忍不住了。」背後是露出笑容的刘辙。

  「不要~」小琦虽然嘴巴上拒绝,但身体没有反抗,任由男人上下其手,刘辙的行为越来越不客气,他一只手伸进文琦的衣服抓着她的胸罩,一手伸进她的裤子往她的禁区攻击,小琦觉得很反感,但并没有拒绝。熟悉的调情让文琦身体回忆起过往的快感,不由得身躯一软。

  看到文琦的模样,刘辙很快地放开了她。

  「站着太吃力,来房间里吧。」他用命令的语气命令小琦,接着慢慢离开,文琦看了刘辙缓慢移动的背影,似乎也妥协了,把衣服整理一下,随後跟着走进男人的房里。

  刘辙坐在床上,像个皇帝般等着小琦。

  「来。」他露出得意的笑容对门外的小琦招手,小琦咬了咬牙,走进房内,蹲下身子慢慢的解开刘辙的裤子,露出他的阳具,她将头发往後拨,接着张开嘴吸了起来,小琦清秀的脸庞十分美丽,让刘辙不禁看呆,如此佳人不断的上下侍奉他的器官让他觉得满满幸福,只可惜小琦的脸色并不好看,那是张带点的怒意和怨恨的脸庞。

  两人无言地享受这样淫荡的气氛,直到刘辙射出精液到小琦的嘴里。

  「吞下去。」他压住小琦的头不让她拔出,小琦瞪了他一眼,最後还是慢慢地吞咽下去。

  抖动的喉咙显示女人已经把男人的体液带过喉咙,确认小琦完全吞咽下去後刘辙才放开手。

  「把我的几亿孩子放在胃里不觉得可惜吗。」刘辙笑道。

  小琦怒视男人,但她知道这只是男人的调戏,一旦反抗後面还有更猛烈的。

  「你生气的样子真可爱,来。」男人拍拍旁边的空位示意女人坐下,小琦的表情越来越不悦,握紧的拳头甚至可以说蓄势待发,但她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顺从的坐在床上。

  刘辙毫不客气的搂住她亲吻,舌头朝她嘴里深入,他翻过身用男人的身躯压住小琦,手肆意的抚摸她的肌肤,她的性感带,无视小琦那微不足道的抵抗。

  「周妈的肉卷虽然好吃,但你更棒。」刘辙松开嘴巴看着小琦说道。

  趴! 好不容易从刘辙吻中挣脱的小琪反手就是一个巴掌。

  「不要拿我开玩笑。」小琦怒火中烧看着刘辙,但男人没有退缩,抓住那只手舔了舔,又低下头咬住小琦的奶子,手往她下面的禁区进攻。

  「我有说错吗?看看这身体,让我多尝几口。」「你这垃圾!人渣!」「我就是喜欢你这这个性,多骂!埂副涮 

  「呵呵呵,我是阿。」

  小琦气的伸出手用力敲打刘辙,却被刘辙一把抓住,刘辙将她两只手放到头上抓住,然後继续玩弄她的身体,原本想继续反抗的她,看到男人身上的伤痕却又软了下来,最终她乾脆闭上眼任由男人玩弄。

  但刘辙没这麽简单放过她,他将小琦翻过身,抬高屁股。

  「今天是安全期吧。」

  「不是!」

  「我都有在算欧,别想瞒我了,你不是最喜欢这种感觉吗。」「才没有~阿~~」刘辙狠狠的从她身後插入,他说的没错,这是最容易让小琦高潮的体位,无套内射也是让她最有感的性交,他们约定好不能怀孕,所以平时会带套,只有当小琦安全期的时候两人才有使用这种玩法。

  刘辙仔细的把小琦压入床单内,深深的将肉棒挺入,脸上的淫笑消失,取而代之是对恋人的疼惜,但他不能随意让小琦看到这副脸孔,男人温柔的亲吻小琦的美背,用手玩弄她微微垂下的乳房,他很喜欢这样贴着女人的玩法,拥抱着她的身躯看她在自己怀里高潮不已,可以让他觉得暂时真的拥有这个女人。

  虽然没说出口,但小琦其实也很喜欢这姿势,男人的拥抱让她觉得温暖,即便他是如此可恨的男人,但此时此刻却能带给她温柔,彼此见不到面就不容易想起对方的一切,女人卖力地挺起屁股迎合男人的进出,单纯享受最原始的肉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