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大熊的甜点心】【作者:米璐璐】【完】

【大熊的甜点心】【作者:米璐璐】【完】

第一章

  啪答、啪答──

  软绵的白色物体,用力的甩打在木板上。

  每甩一下,就扬起白色的粉末,在冒着白烟的房间里飞散着。

  这里是间灶房,正在房里甩着面团的男人,虎背熊腰,长相粗犷,他留着一脸大胡子,只露出凶狠的眼神和紧抿的薄唇。

  身材长得像只大熊的他,连名字里都有个熊字──熊霸。

  他曾经是忻州城威震八方的总镖头,为何今天却沦落在龙凤茶楼里当大厨?

  个中缘由,不说没有人知道,说出来又会让熊霸捶胸吐血。

  都怪他在两年前一时大意,仗着没人敢在他头上动土,接下官府的委托运送官银,谁知就在运往京城的途中被人劫镖了!

  官银被劫走可不是小事,他拚了命的明查暗访,想找出究竟是哪个大盗贼子下的手,可最后还是落了一场空。

  十万两的黄金,下落不明,官府怪罪下来,他拿不出东西交代,被判侵吞国帑,株连九族。

  这是多大的一个罪名,熊家上上下下都慌了手脚,却无法可想,只能全数被送进大牢,听候处决。

  当大伙儿一起被押上刑场时,熊霸的心里充满愧疚,但是他的家人却没有任何怨言,很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

  就在他们毅然决然的面对死亡时,刑场上突然多了一名窈窕的姑娘。

  她身穿绫罗绸缎,长得标致美丽,说起话来轻轻细细,一双世故中带着冷漠的眸子让熊霸印象深刻。

  当刽子手准备行刑时,她适时出声阻止。

  熊霸不知道她与监斩官说了什么,只见那名官员必恭必敬的鞠着躬,最后将他们无罪释放。

  那名神秘女子对上他讶异的眸光,缓缓的走到他面

  「叫花缇璐,记住的名字。」银铃般的嗓音自她口中流泄而出。

  从那天开始,熊霸就记住了这位拯救他全家的恩人,没想到这却是一连串恶梦的开始!

  花缇璐根本不是老天派来的救星,而是他命中的克星。

  自从她救了熊家上上下下一百多条人命后,熊霸的爹娘就嘱咐他一定要知恩图报,否则会被五雷轰顶。

  花缇璐对他们的要求也很简单,她的龙凤茶楼正好缺人手,急需大厨和厨娘;熊霸的爹为了报恩,执意要儿子关了镖局,把他和女儿一起送进花缇璐的茶楼做事。

  熊霸从学徒做起,妹妹从跑堂当起,两兄妹就在茶楼里打杂,甚至连他们的母亲也拚老命为花缇璐打理茶楼,还一边教导熊霸厨艺,让他可以成为龙凤茶楼的大厨。

  虽然熊霸长得虎背熊腰,但是做起菜来还满俐落的,他就这样在龙凤茶楼待了下来,偿还花缇璐的救命之恩。

  不过……花缇璐真的是出于好心才救了他们吗?

  不!她根本是个施恩必求报的女人

  当初完全是因为茶楼缺人手,她才到刑场找寻适合的对象,然后逼他们签下终生卖身契,永远为她卖命。

  这女人……

  根本不安好心眼,也不懂什么叫做同情,极尽所能的压榨他们一家人,要他们扛起茶楼的大小事务。

  好在这两年来,她陆续找到其他人手,熊霸与妹妹的工作才稍稍减轻。

  但是,花缇璐那女人依然不懂得「客气」两字怎么写。

  就像现在──

  「大熊,今天我不想吃豆腐脑啦!」花缇璐大摇大摆的走进灶房,劈头便是一句。

  「今天菜单上的点心就是豆腐脑。」熊霸低声说着。

  「可我就是不想吃。」花大姑娘拿着檀香扇搧呀搧的。「这种天气吃甜的,会很腻。」「菜单在七天前就拟好了,材料也都买好了。」熊霸不悦的瞪着她。这女人老是随心所欲,根本没想到后果都是别人在处理。

  「不管,我想要吃叉烧酥。」她嘟起小嘴。「你快点做给我吃。」「吃屎。」他低吼一声,没耐性的回答。

  花缇璐眯眸。这只没大没小、没水准又兼没卫生的大熊,竟然敢这样对她说话?!

  最近每个人都想反抗她,看来她是太久没有发飙了!

  「我管你的,如果今天我没有见到叉烧酥,我就拆了你的灶房!」她撂下狠话,气呼呼的走出灶房。

  难搞的主子前脚一走,灶房里的厨娘们立刻围了过来。

  「熊爷,这样好吗?」

  「别管她,她太任性了。」熊霸嗤了一声。「每次都要因为她的任性而把做好的食物丢弃,太不惜福了。」厨娘们噤了声,没人敢再多说一句。

  毕竟灶房里大厨最大。

  所以,大厨与主子的战争……自然没人敢插手啰!

  熊霸不敢相信,花缇璐竟然把他做好的豆腐脑全都藏起来,还把菜单换上「蟹黄叉烧酥」,让他气得想砍了这女人!

  她甚至撂下狠话,若是怠慢了客人,便要扣他薪俸,还要到他爹娘面前告状,让他以后日子难过。

  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惹了爹娘不高兴。

  看见爹娘将花缇璐当成公主般对待,尽管他心中再想杀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女人,还是只能摸摸鼻子,认命的上市集采买叉烧酥的食材。

  豆腐脑可是夏季消暑圣品,也是茶楼热门的点心,却被她硬生生的从菜单上移除,真是个不识货的笨女人!

  熊霸心里满是不悦的踏出茶楼,此时花缇璐又像个小跟屁虫,跟着他的后脚出门。

  看着那故意走在他前方的曼妙身影,熊霸有股冲动想要过去掐死她!

  任性又自私的女人,完全不会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你!」花缇璐停下脚步,转身用力的瞪着他。「要在心里骂人,就别碎碎念出来好吗?」这只大熊真不可爱,都不懂道人长短也要在她听不见的地方啊!

  「你的恶形恶状全城的人都知道,说不说出来有什么差别吗?」熊霸拿一双锐利的眸子回瞪她。

  「呵呵呵──」她摇了摇香扇。「有本事你咬我啊!」「你会有报应的。」熊霸握紧拳头,拿这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也是等我死后的事情。」花缇璐就是有办法拿话堵回去,口才伶俐得教人招架不住。

  熊霸咬牙切齿,却不敢对她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