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为自由而战】(01-20)【作者:不详】(11)

【为自由而战】(01-20)【作者:不详】(11)


的挣扎起来,他试图摆脱缠在脖子上的双腿,但显然无法做到,他张嘴想叫门口
的保镖,但也无法发声,很快,他的意识逐渐的模糊,但在窒息前那一刹那,他
掰开了腰间的手枪上的保险开了一枪!门口的三名保镖立刻发觉情况不对开始撞
门同时使用紧急通信机军区总部向军区总部发送信号,此时楼道拐角处闪出两名
男子向他们射击,两名保镖立刻被击倒,另外一名马上出枪还击。此时小婷已经
挣脱身上的绳索,抄起C司令腰间的手枪冲房门此名保镖击毙,「小张小刘,撤!」

  她对两名接应的同伴叫道,同时朝两人的方向跑去。

  「砰!」的一声枪响,「啊!」小婷陡然扑倒在地,原来一名保镖并未断气,
一枪射中了小婷的右大腿。「砰砰」两声枪响,小张和小刘将这名保镖击毙,立
刻过来搀起小婷跑进了电梯。然而,电梯到了停车场,他们才发现停车场的门口
正冲进一队兵来。原来C司令为恶甚多,老奸巨猾的他怕被报复,出行并不仅仅
带着自己的随行保镖,身后还有二三十个大兵乘车尾随,现在他们听到枪声正在
封锁酒店!此时他们显然已经无法乘车逃逸,一边用火力一边压制着士兵一边撤
退,好在士兵们跟随长官出行并不会携带步枪或机关枪,只佩戴手枪,很快几个
士兵被三人击毙,他们撤进电梯回到酒店的一楼,一边朝大堂的士兵还击一边撤
进了一个房间砸开窗子,跳窗开始小路逃跑,后面的士兵们紧追不舍。由于小婷
腿部中枪,一瘸一拐,他们逃跑速度实在太慢,此时小婷已经失了很多血,她觉
得自己支撑不住了,「你们快走,不要管我了!」她对两名同伴说,同时勉力朝
追兵还击着。「放屁!」小刘怒斥道,他们当然不愿意丢下战友不管,他一矮身
背起小婷,小张主要压制追兵,但这样火力顿渐,逃跑同样十分缓慢。很快,武
装警察部队已经到达增援,封锁了附近的区域,小婷他们被一个大包围圈围住。

  几乎已经无路可逃。随着包围圈的缩小,他们已经无计可施了。

  「啊!」小张突然胸部中弹倒在了血泊中。

  「小张!」小张已经没有任何反应,小婷和小刘只能躲在一个掩体后面继续
射击。子弹打空了,他们无以为继,他们失策了,没有给自己留下最后一颗子弹。

  当敌人围过来时,小婷失血过多几乎昏迷,小刘依然徒手与敌人们打做一团,
但寡不敌众,他们被士兵们抓住了。

                17

  「什么?C司令被杀了!……好好,我知道了。」震惊的T将军放下了电话。

  他暗忖,「禁忌」此时刚刚有几名成员被捕,理应销声匿迹一段时间避过风
头才对,此时「顶风作案」,背后已经有重大的原因,H元首钦点他围剿灭「禁
忌」

  的总负责人,当然大意不得。此次又有两名「禁忌」成员被抓,他决定亲自
去C省坐镇,试图在那边找到一些突破口。

  「马上备车去C省,带上一整套刑具,同时在行动科挑一些最得力的人手随
行。」他吩咐手下道。

  很快T将军一行人就抵达了C省,C军区的周副司令早早就在门口等候迎接,
见T将军到达马上敬了一个军礼。

  「T将军,您来的太及时了,C司令被杀害,我们都手足无措了,我只会练
兵,不懂情报工作,您要主持大局啊!」

  「哪里,我只是奉命行事,现在您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何况我们军衔同级,
您太客气了。」

  「那不一样,您是专家啊!来!远道而来辛苦了,先用个餐吧。」

  「多谢,不过事情紧迫,您还是先带我看看犯人吧。犯人被关押在哪?」

  「…好。您跟我来。」

  周副司令带着T将军来到了总部深处的一个半废弃的仓库,老远,就有惨嚎
传入了耳朵。

  踏入仓库的门,T将军不禁皱起了眉头,血淋淋的场面映入眼帘:一个赤裸
着上身的健壮小伙和一个身穿女仆装的娇小姑娘并排吊着,小伙子已经浑身是血,
身上一道道被刀割出的伤痕不停地流着血,脸颊已经被烙铁烧胡成焦炭,眼睛已
经完全被血糊住,显然因头部被钝器砸伤大量出血所致,左手已经被剁掉三根手
指,左耳也在往外流着血,似乎是被热水烫过耳道;那姑娘也好不到哪去,身上
的女仆装被割的七零八落,脸上和脖颈上满是燎泡,显然是被沸水烫所致,腿上
的枪伤上插着一根烧红铁钳,还在冒着青烟,姑娘整个身体都在不停的抽搐着,
头不停地在身后的墙上撞着、蹭着,嘴里发出「嘶、嘶」声,显然是身体大面积
被沸水烫伤后的反应。

  「这帮打手根本不是逼供,是杀人啊!」T将军心想,「他们连最基本的刑
讯常识都没有,刀割造成大量出血,容易造成休克,而疼痛效果还不及皮鞭;一
般来说,重刑是严禁上头的,很容易造成脑死亡,尤其是烙刑是绝对禁止用在头
部的;沸水不能毫无技巧的泼在身上,容易让受刑者精神错乱。哎,这帮傻兵只
知道蛮干。」不过,这毕竟是C军区,打狗也得看主人,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如
果是他自己手下作成这样,马上就会被开。好在两人身体素质还真是不错,一般
人到了这份上恐怕已经死了。

  T将军走过进前为两人把了把脉,然后吩咐手下把两个人放了下来,随行的
医生马上开始了紧急处理。期间,T将军把「禁忌」组织的情况简单的跟周副司
令交代了一下,周副司令听后显然很震惊。

  T将军的随行医生医术实在是好,简单的处理后,两人紊乱的身体系统得到
了很大程度的恢复,T将军决定马上用刑。当然,在犯人被搞成这副摸样的情况
下,继续用刑着实有一定风险,但T将军必须争分夺秒把「禁忌」这次行动背后
的阴谋挖出来。

  当两人再度被吊起的时候,小刘的伤口很好的止了血,小婷战栗的神经系统
也基本稳定下来。「二位,从你们的行动方式来看,你们肯定是禁忌的人。我想
要知道的是,你们的同伙在哪,还有,此次行动的目的是什么?希望你们不要抱
幻想,我是专职的刑讯专家,如果我动手,你们所受的苦可是刚才的千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