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14)

【明器】(重写版)(01-26)【作者:飞天小猪】(14)



  这时,韩平好像快要射了,只见他坐起身,把我按倒在床头,让我一边用乳
房帮他夹搓,一边用唇舌套弄他的龟头。这样的感觉好色情,我觉得既害羞又刺
激,速度也越来越快。

  韩平的手也没閑着,不断抠弄着我的阴道,拇指还摁住我的阴蒂,把我弄得
两腿合拢又张开,在空中有节奏地不停摇摆。

  我感觉自己快被韩平用手弄到要高潮了,于是加快了揉搓乳房的速度,嘴巴
也把肉棒的上半部分越含越深。

  突然,韩平龟头射出一股白色的精液,直喷我的喉咙,我吓了一跳,条件反
射地将龟头吐出,谁知它又射了一下,把我射得一脸都是。

  色情的韩平似乎还没玩够,又握着龟头触碰我的乳头,把乳头弄得都是精液,
滑滑的。

  我在镜子中看到自己的样子,羞愧得红了脸。想不到自己变成女人后经变得
如此淫荡,不单只喜欢被弄,而且还主动帮男人打飞机和吹簫,虽然如此,但还
是觉得惊险刺激,好过癮. 射了精的韩平好像仍然意犹未尽,帮我用纸巾擦干净
脸后,从衣柜里捧出那个黑色的盒子。我一看就知道惨了,是上午玩过的好东西,
但是内心好像又很渴望。

  果然,韩平从盒子里拿出那个粉红色的电动小跳蛋,两个振动乳夹,几条绳
带和一个塞嘴的绒球。

  韩平熟练地把这些东西一件一件地用在我身上,先用绳带把我两只手分别绑
在两边床头,然后用夹子把我的乳头夹住。

  接着给我戴上绒球,堵住嘴巴,最后把小跳蛋整个塞入我的洞洞里。我开始
有些挣扎,可是双手动弹不得,出声也出不了,只有双腿在不停蠕动,但也只是
无力的反抗。

  这时,韩平把乳夹跟跳蛋连接起来,打开了开关。

  「唔……唔……」我发出娇羞的叫声,跳蛋和乳夹的共振让我的两个敏感部
位像被无数蚂蚁咬住一般,酥麻的感觉使我彻底放弃抵抗,沉浸在肉体的欢愉里,
不能自拔。

  「我好想要韩平的大阳具啊……」脑子里不断回旋这个淫荡的念头。韩平在
虐待我的同时还时不时把跳蛋拔出来攻击我的其他敏感部位,大腿根部,肚脐,
阴蒂,每到一处都刺激得我大声吟叫,但是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很快,口水
就从绒球里流出来,一副好不淫荡的样子。

  韩平见我已经快不行了,松开我嘴上的口器球,挑衅地对我低声说:「孙寒,
想不想要我进来啊?」

  「想……我想要……」我被跳蛋弄得神魂颠倒,已经顾不上任何的羞耻,那
里无比渴望着男性阳具的进入。

  「叫我老公,我就进来。」

  「啊……」这个我实在说不出口。我又羞又恼,这个韩平真的太坏了。但是,
身体又不争气,我看到韩平的小弟弟又勃起了,下体竟然情不自禁地挪到它上面,
不断地磨蹭着。「不说吗?那就算咯」说着韩平竟然停止了摩擦。

  「啊……别,别停啊,老……老公……」我声音低到连自己都听不见,韩平
却兴奋得跳了起来,把我下面的跳蛋一把拽出来,然后双手架着我的腋窝躺下来,
使我变成「观音坐莲」。

  这个姿势使肉棒插得好深,把我的花心插到顶点,感觉自己被完全填满了,
好充实,好舒服。我的身体自己摇动起来,淫荡的水蛇腰前后摇摆,硕大的胸部
也随着身体的跳动而上下振动,韩平看得口水直流,伸出双手用力的抓捏,不时
地拧着娇嫩的乳头,很快就变得硬硬的。

  过了一阵,韩平又变换姿势,让我像母狗一样趴着,然后从背后疯狂地抽插,
天啊,这应该是最爽的姿势,我一只手撑着床,一只手还不忘安抚自己的双乳,
尤其是两颗诱人的乳头。

  韩平一边狂干我,一边把手也伸了过来,握住我的乳房。由于持续的刺激,
很快我就不行了,阴道开始收缩挤压。

  这时韩平尖叫着说:「孙寒,你的阴穴会吸啊……啊……太舒服了……」

  「啊,我也不知道呢……只是自然的反应啊……」話还未完,下体一股滚烫
的热流涌上,韩平在我体内射精了,我在他的刺激之下也泄了,全身不停颤抖,
整个人趴倒在床上。韩平压在我身上,我们就这样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切菜的声音吵醒,一看闹锺已经晚上八点多了,韩平正
在厨房做饭。这时才感觉到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想到待会就有住家饭吃突然觉得
挺幸福的。怪不得韩平能把阿燕追到手,原来还有这一手,做韩平的女友也挺幸
福的嘛。啊,我在想什麼了,做女人做久了该不会心理都起变化了吧,呸呸呸赶
紧打住。

  「你起来啦。」韩平一边切菜一边问。「嗯。韩平,你跟阿燕怎麼样了,有
跟她解释吗?」

  「还没呢,现在解释也没用。等到事情真相大白之后,再跟她说清楚吧。」

  「嗯,也好,等你爸回来之后我们找他问问,说不定能有点头绪,如果他能
知道这个明器是什麼东西也好啊。」

  韩平点点头,说:「嗯,对。而且……」「而且什麼?」算了,还是没什麼
了。「奇怪,这家伙今天怎麼有点吞吞吐吐的。

  我走到他旁边。「哇,原来在做拌面啊,好香的酱料喔。」这时韩平目光扫
过来,看到我的样子,整个人傻呆了。

  「孙寒,你……」我这时才从一旁的穿衣镜里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头发乱
七八糟,脖子上挂着刚才韩平用来堵我嘴的口球,红色的透明小裤叉还挂在一边
大腿上,除了这些之外全身一丝不挂,儼然一个放荡的淫娃模样。

  韩平在一旁看得口水都要滴下菜里了,我看他那副憨厚的模样实在好玩,忍
不住想逗逗他,就从砧板上掕起几根青瓜丝塞进他嘴里。「看够没有啊,我要去
洗澡了。」

  谁知韩平一把把我拉回来紧紧搂住,我的双乳都快贴上他的胸膛。我动弹不
得,只能拼命用手无力地拍打着他的肩膀。

  「放开我,你又想干嘛,放开我,好累了!」他二話没说,竟把嘴直接凑过
来吻上我的小嘴。

  我之前跟他亲嘴都是在做爱的激情时候,现在突然被一个男人亲吻觉得怪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