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7)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7)



  睡着的人是哪个裴陵呢?而哪个裴陵不都是裴陵吗?左三知轻手轻脚,替裴
陵整理好衣服,又把披风给裴陵盖上。一切都弄完,他才一瘸一拐,往军奴所住
营房的方向走去。

  夜里风大,裴陵睡了不久便被冻醒。他瞧瞧自己,发现衣服整齐,披风也好
好盖在身上,不由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是在做梦。

  「我喝太多以至胡涂了吗?」裴陵犹带几分醉意往四周望去,发现夜幕上星
光闪烁,点点坠在天河,而不远处有两个人正朝自己跑过来。定睛一看,正是自
己的亲兵家将裴勇、裴义。

  「二少爷。」裴勇、裴义找了裴陵半天,腿都要跑断了才在这偏僻处看到裴
陵,两人上前,一左一右搀住裴陵。

  「没事。」裴陵被夜风一吹,酒劲全无。他跟两人回了自己住的营帐。裴勇、
裴义两人则是伺候他洗漱宽衣。

  「二少爷,你受伤了?」裴义给裴陵解开披风,看到上面有斑斑血迹。

  「二少爷,谁干的?」裴勇正给裴陵脱靴子,看到那血迹就蹭地站起来要去
拿刀。

  「不是我的,裴勇,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要懂得压住火气。」裴陵想到了
刚才那番云雨肯定在身上留下了痕迹,便推开了裴义道:「我自己来,你们下去
吧。」

  裴勇、裴义不敢再问,领命出去了。裴陵自己脱下了内衣裤,看到下身私处
还真有些红白色的、干涸的浊液。

  白的,肯定是自己的。红的,是那军奴的血吧?裴陵跳进了洗浴的木桶,把
那些略带黏腻的液体擦去,想着刚才的事情。那种快感似乎还在,很强烈,让他
能记得下身被紧紧包住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回味急速摩擦的快活。

  「男人的那里果然比女子更要销魂。」裴陵心说怪不得那些风月场中的朋友
都喜欢这调调。用手洗去血迹,他又想到了左三知的眼神。他本想事毕后把左三
知带回来,赏识一个人,就该提拔,这是他一贯做法,只不过做了那事后竟然睡
着了,这便忘记让那个叫左三知的军奴明日来找他。

  「罢了罢了,反正那名字也显眼,改日让裴勇他们去带他来好了。」裴陵洗
净身体,倒也没想太多,便把衣服丢进木桶不管,径自上床睡觉,倒也一夜好梦。

  ***裴陵发泄了欲望,可左三知却被裴陵害得惨了。

  左三知回到营房后已经夜深。军奴住的都是大通铺,他的地方早已被别人占
住,想推开,又怕惊醒军奴中作威作福的人。

  他没地方睡,只得在帐篷外背风处寻了个平整的地方躺下。可屁股刚挨上地
面,就觉得火燎一般疼,没办法,他只好起来四处找,找了半天才寻着破瓢,舀
了点水清洗股间的密处,希望能止血消炎,起码让自己挺过今晚。

  清理完,人也乏了,便昏昏睡过去,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两条腿
都不听使唤,四肢无力,头烫得不行。

  看管军奴的兵士每日晨起才点名查人,他见没缺少,便让一众军奴排好队,
去背刚运到的粮食。左三知烧得厉害,腿脚便有些不灵光。他扛着粮食趔了几步
摔倒,发现自己的裤子上有暗红色的液体渗出。

  「左三知,他*的还有人要你这种啊。」旁边军奴看那血流之处,也猜得到
左三知被人干了。他指点给别人看,结果大家哄笑起来。

  他们身为贱籍军奴,平日也不可能有女人供发泄,所以多是互相做些龙阳的
勾当,但从来也不见左三知参与,今日看到了左三知的情形,便都揪着左三知睡
得杂乱的头发,戳着左三知带点胡茬的下巴取笑,在左三知本来就遍布泥污的脸
上又涂了很多灰。

  「滚、滚,都干活去!」兵士过来把那些人驱散了,又在左三知的身上打了
几鞭子,骂道:「你别在这里装死,赶紧扛粮食去,少一袋我扒了你的皮。」

  左三知强撑着站起来扛米包,忍着病痛挨到了晚上。他虽然没有食欲,可怕
自己挺不住,就勉强吃了几口,便躺下休息。

  没力气了。左三知口干舌燥,想坐起来喝口水,但浑身上下一点点劲也使不
出来,哪儿都是软绵绵的。他自忖体格好,很少生病,谁料却病来如山倒,根本
撑不住。

  左三知忍住口渴,逼自己睡觉,他浑浑噩噩挨到夜半,只觉得脑袋死沈死沈,
口中也不由自主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不行了。左三知意识到自己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便咬住了嘴唇,他挣扎着抬
起手臂,把打着补丁的薄被整齐盖在身上。想着万一要是自己死了,起码看起来
不太狼狈。左三知把扣子系好,腿也合拢,双手放在腹处交握着,慢慢闭上了眼
睛。

  ***裴陵是被恶梦惊醒的,他在梦里一个人走在荒芜的草原上,结果看到
遍地的白骨尸体,而拾起每一个头颅来,发现都是熟识的人。他颤颤巍巍捡起一
个仔细瞧,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哥哥,便不由大喊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天都大亮了,你们怎么不叫我?」裴陵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对听到自己喊
叫而冲进来的裴勇、裴义说道。

  「二少爷,还没到巡视的时辰,您就多睡片刻好了。」裴义咕咕哝哝上前,
伺候裴陵穿衣服。裴勇也捧着铜脸盆过来,问裴陵道:「二少爷,今天先去哪里?

  昨天晚上有个百户让我禀报您,说京城来的那些兵痞都老实了,您处罚的那
人,也按照违反军纪埋了。「」嗯,他们老实就好,免得我们跟胡人大军对上的
时候,被京城来的这些兔崽子拖了后腿。「说到那京城来的兵士,裴陵倒是想起
了左三知:昨天本来想让裴勇去看看,结果忘记了,今天巡视营盘,就顺便去军
奴那边看看好了。把左三知带出来,仔细考较一下,看看放在什么地方栽培合适。

  洗漱用饭后,裴陵就带着裴勇、裴义两个人视察兵营,继续安排防御和演习,
以备出兵。朝廷又有消息传来,说待这些新兵在边关与老兵整合完毕,就几路大
军同时出击,围歼胡人,报那偷营之仇,扬大周皇朝的威风。

  裴陵从大营北边走到了南边,又从东北走到了西边,看了兵士,查了粮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