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6)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6)


有了那种把面前人压在身下狠狠进入冲撞的欲望。

  「盗匪。」左三知简要回答。他死去的父母都是贱籍,所以他没有什么出人
头地的希望,而且在北方边塞之地,若是想过好点的生活,除非打家劫舍。

  「盗匪?呵呵……哈哈哈哈……」听了左三知的回答,裴陵不由笑出声来。

  他把披风丢在地上,朝左三知示意。

  左三知身体一僵。看裴陵刚才的举动,也隐约猜到裴陵要对自己做什么。可
实在想不通裴陵为什么有了如此的兴致。他犹豫着跪在披风上,心说这是怕我被
地上的石子硌到?若是普通士兵早把我按在地上胡乱干起来,根本不会想这么多。

  可怕我硌到又如何呢?还不是要干我?口中说军奴也是人,不过,这人和人
还是不同的吧,起码在裴陵心中,自己是人下人,他裴陵是人上人……

  左三知苦笑,回想记忆中别的军奴被干的场景,翘起了屁股,缓缓把双腿打
开。被救命恩人如此对待,他心中有着说不清的滋味,原先那种单纯的景仰有些
扭曲,可改变在什么地方,他自己倒也不想深究。

  瞧明白左三知的犹豫,裴陵不怒反笑。那种即将把一个不愿屈服者压在身下
的快意让他微微翘起嘴角。他把左三知推倒,然后将左三知的身体翻转过来,正
面对着自己。看着左三知试图转开的眼眸,他用手捏住了左三知的下巴,轻轻吩
咐道:「没有我的命令,你的眼睛就不能看别处,只能看着我。」

  说罢,他捡起方才那些兵士们留下的酒壶,从里面倒了些残酒在左三知的臀
缝中,用手拨开那紧闭的密处让酒液流进,又用手指试了试润滑程度,才解开了
自己的裤带,跪在左三知的两腿中间,把硬起来的分身从那密处微开的小口缓缓
插了个头进去,待听到左三知压抑痛苦的一声喘息,就用力使腰,把剩下的部分
捅入了左三知的后面。

  比想象中要疼很多。

  感到有异物插进身体,左三知脑袋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样的。他觉得裴陵那
又热又硬的家伙像是烧红的铁棒一样塞入了体内。撑开了后面闭合的穴口,猛力
往深处挺进。

  「啪。」裴陵轻轻给了左三知一个嘴巴,警告一样吩咐着:「说过不许看别
处,要看着我的眼睛,不要让我再说第三次。」

  为什么要看着你?是想让我记住此刻的屈服和侮辱?

  左三知压抑住心底的怒意,冷静地看着裴陵的眼睛,竭力使自己放松容纳,
免得后面密处痛楚更甚。

  裴陵看也明白左三知心里是不愿屈服的,可这样,他的兴致反而更加高昂。

  他敢肯定,左三知那故作无事的目光下,隐藏着愤怒与耻辱感。

  反抗和征服,两个对立的欲望纠缠在一起,这样压制下,才是快慰的极至啊。

  裴陵感叹着,抽出一部分阳物,又随着身体和身体的轻微碰撞,再次把自己
的家伙完全挺进左三知体内。

  但是并没有继续,而是双手流连在左三知的腰部,轻轻摸着,然后又拨开左
三知的臀瓣,在两人的连接处按压。

  如果是单纯的疼痛,左三知倒能忍受。可裴陵的举动却让他从心底涌上怪异
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出,只是让他开始难受,恨不得把裴陵从自己的身体挤出
去,免得停留在体内深处那东西的弹动,让他发出自己都不能置信的声音。

  裴陵也感觉到左三知体内的紧缩,他收回手,开始抽送,开始是很缓慢的,
可逐渐升起又越来越明显的快感让他有些不能控制,加上酒的后劲依然持续,裴
陵就顺势压在左三知的身上,抬起左三知的腿圈住自己的腰,开始在那紧紧包裹
自己的洞穴里快速进出。

  随着动作的愈发剧烈,裴陵整个人都趴在左三知的胸膛上,他一只手搂住左
三知的腰,另一只手搂住左三知的肩膀,下身在双腿的支撑下持续抽插,口里那
带着酒香的喘息也扑到了左三知的面颊上。

  很重的酒气,有些粗糙的动作,他喝了很多酒吧?左三知承受着裴陵的进出,
发现裴陵脸上的晕红越来越多,而目光也有些迷离了。那是欲望即将宣泄的前兆,
他曾见过那些军奴互相解决时露出这样的表情。

  只不过,裴陵的表情显然诱人得多,白日里那种英武气渐渐变得文弱温和,
口中冷淡的言辞也变成了暧昧的喘息。如果不是身下的疼痛提醒,左三知甚至以
为被人干的不是自己,而是裴陵了。

  裴陵在享受这一切。享受进入自己的身体和让自己屈服给他带来的快活。左
三知猜得出裴陵的想法,但裴陵的表情让他无法痛恨下去。

  那样的脸,那样的表情,竟然让他想到了裴陵在胡人偷营那夜的勇猛,两个
截然不同的表情相互比较、相互纠缠,最后竟然融合在一起,变成了眼前这种深
陷情欲的迷蒙。

  这样的迷蒙,让左三知身体内某种沈睡的东西渐渐苏醒,他承受裴陵进出带
来的疼痛,但脑袋中闪过的却只有裴陵纵马从胡人手下救起自己的瞬间……

  回忆让左三知忘记了裴陵的警告,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而沈浸在情欲中
的裴陵也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犹自继续着那让他兴奋不已的「征服」。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觉得裴陵在体内发泄了很多次,最后,终于离开了
自己。左三知忍着下身剧烈的疼痛,捂住昏昏沉沉的头从地上爬起来。他发现裴
陵竟然一个人躺在旁边睡了过去,脸上带着满足,嘴角甚至还有一丝微笑,跟与
世无争的小孩子一般。

  左三知捡起一块破布擦了擦流淌红白液体的腿间。从裴陵的呼吸中闻到了酒
的味道,他想起傍晚看到的,加上听说刘时英调离了这里,便猜出裴陵是给刘时
英送行。

  摸了下裴陵的脸颊,又怕被烫着一样收回了手。左三知盯着裴陵的脸,呆愣
了片刻,才又伸出手指,在裴陵的嘴唇上轻轻摩擦了下。

  触手皆是柔软,可方才却是这样柔软的唇瓣吐出了冷酷的话,试图压制、撕
裂自己的尊严。掠夺自己的卫指挥史裴陵,救命恩人裴陵,心地善良却又有着世
家子弟毛病的裴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