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3)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3)


结果朝中也分了两派。他爹采取明哲保身的策略,但也隐隐约约倾向于敬王。可
刘时英却是二皇子孝王手下的红人,边关出了事情,朝中大皇子的人肯定要借机
下手。

  「裴陵,不要想那么多,我们是武将,只要想着镇守好边关。至于朝廷的事
情,让朝廷中人去解决,我们尽自己的本分便可。」

  「时英,你说提升我是谁的主意?我不想让我家卷入朝廷的争斗,可这次我
被提升,肯定是有人给了诱饵,让我爹爹倾向于他们。」裴陵想问是不是大皇子,
但没有说出来,他曾经跟大皇子打过交道,并不喜欢那人的为人。

  「走一步算一步。如今这局势,我们都不过是他们棋盘上的棋子,只能被动
等待了。」刘时英拍拍裴陵的肩笑着说道:「反正卫指挥史大人,你就好好努力
吧。」

  「时英,你怎么揶揄我?嘿嘿,跟你说,我当不当这卫指挥史是无所谓。如
果朝廷闹太厉害,我索性辞官不做,回家读书去。」裴陵听了刘时英的话呵呵一
乐,弯腰摘了根草放在嘴里叼着:「你也知道,我最讨厌杀人。胡人汉人,哪个
不是人。只要边关和平,我就上折子要个文官做做,替百姓审案,岂不是比这好
得多?」

  「此言差矣,文职虽然是为民请命,但我们也是为民,谈不上高低。」刘时
英听了裴陵那话就笑着摇头。他出身寒微,和裴陵略带高傲的性格不同,骨子里
就多了些稳重,所以虽然和裴陵交好,但面对裴陵这种厌战的情绪却不会附和。

  「算了,时英,反正你就是打仗的命。我辩不过你,走,我们回去,你明天
就走了,我特意让人从望北城中弄了些好酒,今晚给你饯行。」裴陵吐掉那草,
翻身上马,很得意地看着刘时英,颇有些邀功请赏的意思。

  「你啊。好吧。不过不能喝太多。」刘时英也翻身上马,跟着裴陵往裴陵住
的帐篷而去。两人并肩而行,在日落的草原上显得煞是夺目。且不说烈火般的红
色和雪片般的白,光是两人清秀的容貌和勃发英气,就够别人流连不已。

  尤其是裴陵,因为个性的缘故,两条眉毛都微微挑着,总有那种居高临下的
威严跟骄傲。他和刘时英低声聊着,不时还发出沉沉的笑,偶尔还拍拍刘时英的
肩膀,刘时英则频频点头,好像在答应着什么,也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笑声不光吸引了左三知的视线,也吸引着其它三人的视线。一个兵士很羡慕
地跟狗儿说:「那是刘大人跟裴大人,听说过没有?那是咱们东路军中最有名的
两员虎将。别看刘将军长得跟教书先生一样,可本事大着了。」

  「裴大人也不弱啊,听从军学出来的大人讲,裴大人是唯一能跟刘大人抗衡
的人呢。」另一个兵士用景仰的目光望着裴陵,交口赞道。

  听着那两个兵士讨论起裴陵跟刘时英谁更厉害,左三知面无表情,心里却微
微泛起波澜。从小长在军中,他也见过不少英雄豪杰,也时常产生豪情壮志。可
身为贱籍,即便再想当兵谋个出身,也得先脱离这奴隶的身份。

  枣红马、红缨枪、边关最有名望的虎将……那个英武男子就是自己的救命恩
人。那人年纪不大,甚至可能比自己还小,但已是众人口中神仙一样的人物了。

  而自己呢?左三知低头拨弄着快烧干净的粪草,心说自己却是比牛马还不如,
随意任人驱使、打骂,像是草芥一样被人践踏在脚下的军奴。

  同样是男儿,却有如此大的差别。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扬鞭纵马驰骋疆场,
一个低三下四苟且偷生。左三知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奴隶烙印,伸手在上面狠狠
拍了一下,心情难以平静。他遥看广阔平静草原上那只留一点的红日,发现那红
日余威中,却也带了些孤单。

  ***入夜,裴陵请刘时英喝酒,两人把酒言欢,但话语中难免有些落寞。

  那夜胡人大军全面偷营,杀死了不少大周的官兵,他们两人在军学时交好的
一些同伴也不幸丧生。

  裴陵借酒浇愁,一方面为刘时英饯别,另一方面祭奠死去的同伴。两人都是
海量,喝得不多,也缓慢,但从日落喝到月上中天之时,都难免有了些醉意。

  刘时英知道规矩,也不敢再多喝,起身告辞回望北城准备。裴陵送刘时英出
大营门口后便回头,慢慢走向傍晚时跟刘时英聊天的地方,希望籍由夜风吹走胸
中的酒意与闷气。

  「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是何夕。」裴陵记起当年自己在京城中与一群
狐朋狗友胡混的时光,那肆意挥洒的场景彷佛还在昨日:众人围坐一桌,身边皆
有名妓陪伴,那些狡黠女子随手指物为题作诗,从五言、七言到首尾相连的回文,
每人手持杯酒,准备接前一人的诗句,接不上来的就自罚三杯,还要当众「吃」

  身边女子的樱唇以示认输……

  年华似水,已经不能回到过去了。当年的酒肉同伴科考的科考,教书的教书,
只有自己按照父亲的意愿进入军学成为武将。

  裴陵摸摸因为酒醉而有点软的腿,叹了口气,索性坐在了地上。他双手撑在
膝头,眼底有些寂寞,想唱一句当年在京城暖风阁常听的曲子,可唱词在唇边转
了几转却又咽了回去。

  附近有人在鼓噪!裴陵把唱词憋回了肚子,往那笑闹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西北侧,有一群下级兵士围拢成一个小圈。那里是营盘的偏僻处,加上他们
都身着大周的兵士服饰,所以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他们。

  但从他们那里传来的声音判断,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裴陵侧耳
倾听,觉得传出的像是恳求的言语。

  他勉强站了起来,往那边走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朝廷往边关调了不
少兵,那些兵来后便跟原有的兵士混合编制。裴陵辖制的地方也来了不少,所以,
严格管束手下的他不希望新来的兵士坏了规矩。

  不出所料,围在一起的几个兵士服饰跟原有的边关守军有别,是朝廷拨来的。

  他们口中喷着微微的酒气,没有注意到裴陵过来,依然围在一起站着,看着
圈子里三个兵士扒一个军奴的衣服,而那军奴则不停地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