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6)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6)


面,自己带着药进去。

  左三知经历数日的苦战,身上已是伤痕累累。

  刚刚军医来过为他上药,又给他喝了点什么,他身上疼痛,便闭上眼睛,昏
昏欲睡。但半梦半醒之间,感觉什么放在了自己的鼻子前,好像是探看自己的呼
吸,而紧接着,有些冰冷的气息就包围了自己。

  「别、别,赶紧躺下。」裴勇上前把左三知扶住,转手将裴陵给的祖传伤药
递给军医。那军医闻了闻,知道是上好的东西,便用药酒将其润湿,糊在左三知
刚刚洗净的伤口上。

  「左大人,下面的兵士都这么称呼你了,不错嘛。」裴陵发现左三知的呼吸
还均匀,便抬手给了左三知一个嘴巴。但他手劲甚轻,像是抚摸一样,在左三知
的脸颊掠过,还带着掌心那暖暖的体温。

  是裴陵!左三知听到这个声音,忙睁开眼睛,要起身叩拜,结果被裴陵狠狠
按在伤口上,强迫他又躺下。

  「乱军之中你弃我而去,不错啊,我治你个擅离职守的罪如何?」见左三知
疼得眉头都拧在一起,裴陵得意地笑了。

  他用手掀开左三知的衣服,从上到下查看左三知的伤势,见到左三知胸口附
近那又深又长的刀口,便又冷哼,握手成拳,在那伤口上狠狠锥了一下,疼得左
三知低喊。

  「大人,当时敌军太多,小人实在追不上您。」左三忍着疼,拽住裴陵还要
捶自己另外几个伤口的手。

  「追不上?你骗谁?」裴陵讪笑,避开左三知的推拒,把手放在左三知的腿
根处摸抚,「用性命换来的功勋果然不错,连李振中都大加赞扬你。」

  「将军他过奖了。」左三知勉强笑道:「我一个普通兵士能有什么能耐,不
过是敢于拼命罢了。」

  「别绕圈子了。跟我说说,他是怎么赢的。」裴陵邓了左三知一眼。

  「将军……他用兵有术,且打且退,依靠附近山谷险要狙击敌人,又派人跟
西路军求援,两方夹击,击退敌兵后又分了部分兵马从小路疾行,来援助望北城。」

  左三知避重就轻。

  「他怎么知道附近有山谷?他又是从哪条路派兵求援的?难道李振中大人有
千里眼?」裴陵逼问,又把手上的伤药丢在左三知的脑侧:「我裴家的祖传伤药,
等下找人来喂你吧。左、大、人,哼哼,李振中都说你劳苦功高,你升迁一事看
来是定了。」

  「大人,你何必逼我说明白。我当了多年的军奴,跟随大军在边关各处迁移,
所以对很多地方都有记忆。」左三知苦笑,继续道:「加上在你帐下读了不少书,
也陪大人你看了不少地图,自然记得何处有什么险要。」

  「哼哼,我就知道……左三知……如果,如果……」裴陵听到想要的回答才
满意。他想了想,觉得就左三知的能力,足可以给左三知升个官职。

  可转念又想到,自己因为这场仗弄得前途未卜,而李振中的态度又表明他对
左三知十分器重……

  现在,由自己给左三知升官已经不妥了。裴陵苦笑了下,坐在左三知的旁边,
用手抚摸起左三知的身体。他总有种预感,预感这个彷佛被自己握在掌心的人开
始不受控制,似乎要跳脱出去,而那跳脱,又是自己不能阻拦的。

  「大人……」左三知不明白裴陵要做什么。他见裴陵满身尘土和血迹,知道
裴陵还没休息就来了,可裴陵现在还有精力做那样的事吗?想到军医说让他好好
休息的话,又想到裴陵任意妄为的个性,左三知皱了皱眉,还是咬牙翻身,要把
后面露出来让裴陵发泄。

  「算了。」裴陵知道左三知想歪了。守城就让他精疲力竭,如果不是看到援
军一时激奋,他恐怕连带队出城的利器都没有。

  仗打完,还急着找左三知的下落,现在安心下来,才发觉身上每块骨头都异
常疼痛,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伸出手抚摸左三知的脸颊,发现这场战役中消瘦的不仅是自己。裴陵笑了,
他看着左三知诧异的样子,伸手握住左三知的手,头一歪,身体一软,就躺在了
左三知的身旁。

  「裴……大人……」左三知见裴陵忽然倒下,慌忙撑起身体,用另只手放在
裴陵的鼻下,待发觉那气息稳定,才放下心来:裴陵没事,只是劳累过度睡着了。

  深红色的战袍破烂不堪,脸上也有许多泥渍、血渍,左眉上一道细小的伤口
还渗着血。那个平日里英武的男人就这样带伤熟睡起来,貌似平和,眉宇间却有
些形容不出的忧伤。他在想什么?他又在担忧什么?又有谁,可以替他分担那些?

  左三知抬手,轻轻放在裴陵的脸上,抚摸那干裂、布满血泡的唇瓣。此刻,
那曾在无数个夜里吐出残忍话语的柔软嘴唇却向在述说,面前的男人是当之无愧
的好汉。

  这就是裴陵吗?这才是裴陵吗?

  犹豫着低下头,左三知的舌尖碰到了裴陵干裂的唇。可挨上的那瞬,却如被
火烫到,猛地收了回来。

  重新躺好,没有抽回被熟睡中裴陵握紧的手。左三知闭上眼睛,发现裴陵掌
心的粗糙不亚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