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2)

【军奴左三知】(完)【作者:于烟罗】(12)


  「大人。」左三知看看营帐的门帘,心说可别有人进来。

  「你去望北城取信,可逛过青楼?从前是军奴,只能忍耐,如今当了兵,也
可以去花钱买营妓了。」想到裴勇、裴义一听说去望北城办事就兴奋的样子,裴
陵也忍不住调侃了左三知几句。

  「小人不敢。大人明察。」

  「明察?怎么查?难道把你扒光了看?以你的个性,想必做过后,那里也清
洗得干净,怎么会给我拿住把柄?」裴陵想好要如何办,心中也轻松了些。他见
左三知一脸严肃,忍不住戏弄起来。平素只在夜里拉左三知云雨,黑暗中,左三
知的表情看不太清,只有白天才能发现,左三知眼眸中的隐忍之色是越发深沈了。

  「小人没有。」每天伺候裴陵都忙个半死,哪有心情寻欢作乐?何况前路漫
漫,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怎么可能往那方面想。

  「那我就当你没有吧。」裴陵点头,站起身来从后面搂住了左三知,用手在
他的双丘上按压,在左三知耳边低语道:「如果你去了,那就用学来的姿势伺候
我吧。」

  左三知听到裴陵的要求便猛地回头,待看见裴陵似笑非笑的模样,心里不禁
一动。他发现裴陵轻声说话时起的双眼很是好看,细长细长,狡黠中却也温情脉
脉,像是古书中那些有情有意的才子,找看对眼的女子求欢。只不过,那偶尔流
露的温柔也难掩性情中的骄傲,让他每看在眼里,就想到裴陵从乱军中救起他时
那高不可攀的英武……

  ***次日,裴陵便细心写了呈帖,将自己这边的变化报给都指挥史,他知
道刘时英那边的战况都指挥史也应该收到。如此一来,都指挥史就可以把所有的
情况都奏报朝廷,同意议和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不出裴陵所料,都指挥史收到他的呈报很重视,立刻写了奏折给朝廷,结果
朝廷便下旨,让李振中依然带兵来边关,至于胡人的议和容后再谈,胡人那些贡
品也暂不允许进入大周的城关。

  可接下来,还是有件事情出了意料,由于李振中带了大量兵马,而粮草却要
迟些运到,因此李振中大军暂定驻扎在望北城附近,先借用望北城中囤积的粮草,
而他这个卫指挥史便被派去迎接李振中的大军去望北城。

  接就接吧,不过李振中那老头跟自己的爹爹不睦,说不定看到自己就给脸色
看。裴陵撇嘴,让裴勇点了一千人马跟随自己去迎接,余下将士则留守营盘。

  带队走了大半日,裴陵远远看到一队人马,派人过去查探,回报说前方就是
李振中的队伍。裴陵听了忙提马过去,领着一众手下跟李振中见礼。

  李振中秉性忠厚,刚直不阿,先朝起就跟裴陵的父亲共事,在百官和皇上心
中地位甚高。只是他看不惯裴陵父亲趋炎附势的姿态,所以对裴陵也有些冷淡,
见到裴陵来也只是客套了几句。

  裴陵对李振中的态度不以为意,他谦恭地跟在李振中身旁,把马头往后错了
错,避免跟李振中并驾齐驱后,才开始讲述边关的事情,将望北城附近所有情况
都一一禀报给李振中听。

  听完裴陵的话,李振中脸色稍霁。他伸手拍了拍裴陵的肩膀,露出笑脸道:
「你能如此细心就好,胡人狡诈,兵败议和尚未谈妥,便张罗贡品运送,里面或
许大有玄机。」

  「大帅教导得是。」裴陵心中不想投靠任何一方,所以面对李振中也是持低
姿态,不愿给李振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嗯,你比你那个不成材的哥哥强多了。」李振中赞许裴陵的谦逊,倒把芥
蒂放到一边。他想起裴陵在京城做官的哥哥,不由摇了摇头;一样米养百样人,
同是裴家子孙,偏只裴陵还让人看得过去。

  「呵呵。」裴陵笑得尴尬,不过听李振中把话题从军事上转开,也知道他对
自己的军务处理是满意的,便心安了许多,陪着李振中又聊了几句。

  「这两个是你的家丁吧。不错,有边关武将的气势了。」李振中指指裴陵身
后的裴勇、裴义,他在京城也注意过这两个跟裴陵形影不离的,如今看看,发现
两人多了几分沧桑和粗犷。

  「这个是?」李振中又指了指给裴陵牵着马的左三知,他从前没看到裴陵身
边有这么个人:外表个头高大,人也健壮硬实,步伐敏捷,双目如电,虽然穿着
是普通兵士,面相却不俗。

  左三知本来是骑马跟在裴陵身后,后来看裴陵跟李振中闲聊放慢了速度,就
把马托给别人,自己给裴陵牵马,学着李振中身旁步行的护卫,跟在裴陵的马下
保护裴陵。他听到李振中这么一问,忙单膝跪下打了个千算是见礼,并没有逾矩
回答李振中的话。

  「将军,他是伺候属下起居的亲兵。叫左三知。」裴陵知道李振中惜才,便
把左三知那名字的来历讲述一番,博得了李振中的赞叹。

  「好名字。」李振中点头,问左三知道:「哪里人?怎么入了这行伍?」

  「禀将军,小人生在边关,长在边关,后蒙裴将军提携进了军营。」左三知
低头朗声回答,没有提别的。

  「嗯,看你步态,也是有功夫的,好好跟着你家大人,日后上阵杀敌,立它
一份功勋。」李振中活了大半辈子,自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他瞧左三知站在
那里就有股鹤立鸡群的味道,心里也有些喜欢,觉得给裴陵牵马是可惜了。

  「将军。」左三知刚想谢李振中褒扬,却忽然凝神站下,拽住了裴陵的马。

  裴陵错愕,还不及斥责左三知,就见左三知俯身跪下把耳朵贴在地面上,听
了片刻后站起来道:「大人,远处好像有马蹄声,还有兵戈之声。」

  「哦?你能听出来?」李振中对左三知露的这手颇感兴趣。

  「小的在塞北生活多年,能分辨很多声音。」左三知答道。他并没有撒谎,
当年他跟老军奴学了很多。

  像是观星判断阴晴,识云分辨风雨,在杂草横生的地方寻找可以抹伤口的药
草……塞外生活,多是靠这些技巧保命。而那些技巧中他最喜欢也最擅长的就是
听声音,无论是马蹄、车轮还是人的脚步、手上的兵刃交接,在很远处,他就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