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妻交换  »  【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我与丽人的故事】(05)【作者:水王峰
2 【发生在你身边的故事——我与丽人的故事】(05)【作者:水王峰】 作者:水王峰
字数:599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五)报复浪漫

  从琪琪处获得的信息让我整个人极度负面,老婆已离家出走几天了,声信全
无;我心里全想着的是浪漫的无情背叛,她背叛了我对她的美好期待,背叛了无
辜的闺蜜;也恐惧睛儿的恐怖的操控力,我似乎就是一个在棋盘上的棋子,在任
人摆布。

  「我要报复,我要报复浪漫,我要报复睛儿」我心底里面给出一个明确的信
号,而浪漫是我的第一个目标,我也只有从她身上才能知道睛儿是怎么能够控制
她的,以及睛儿布局到了哪一步了?

  「如何报复」我心里一直在思考着我怎么才能报复到浪漫,叫人打她一顿那
是小瘪三无能的表现,似乎已不再适合我现在的身份,再说雇凶曝光了对我也是
件麻烦事,所以我首先就否决掉这个想法,那么帮她老公找个小三又似乎时间跨
度太大我也等不及,看来只能是请高手在网上曝她的裸照信息了。「对就这个」

  我打定主意了。

  然后我推理着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我要如何才能拿到她的裸照呢?一定要
见到她面,再怎么样我相信她不可能对我完全只是阴谋而没有一丁点好感,那美
妙的一夜似乎发生在昨天又似乎很遥远。只要有这一丁点的好感我就可以充分利
用她的这份好感,甚至我还可以利用她的愧疚之心,只要到时候能让她裸着身体
就好。

  觉得方案可行的我驱车到电子市场把所需的电子产品采购齐全,现在只差找
地点布置和如何诱骗她过来了,尤其重要的是怎么样才能把她诈骗过来,她不接
我的电话那我要找谁和她联系呢?我和她以前并不认识,没有共同的社交圈子,
XX论坛里都是隐蔽身份的。在现实中并不认识并不知道联系途径,像我与麦兜
这样线上线下都认识的情况比较少;另外她与我老婆的共同朋友是谁我也不知道,
也不可能贸贸然让人帮你。我的计划似乎陷入了死胡同。突然我灵光一闪,对,
也许琪琪可以,她们都是XX红丽人,又都是女的,彼此的防范心更小,而浪漫
的电话号码我有,再说琪琪也可以论坛里PM她。想到这我全身通达。

  「怎么样?找到你老婆了吗?」琪琪糯糯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似乎穿过
电话线能看到她背上有着一对隐形的翅膀,她就像一个天使,纯洁善良而又美好。

  自变故发生后我似乎有点多愁善感了「还没,你能帮我联系到浪漫吗?我想
问问她具体的情形。」我并不想把自己的计划告诉琪琪。也许是怕玷污她吧。

  「我没她的联系方式呀」

  「我有,但她不接我电话,你帮我打给她试下,就说我只是想找她了解到底
是怎么回事?」

  「好的,那你把她电话发给我吧。」

  「好的,我这就发给你,你和她约好与我见面的地点。」

  我连忙挂掉电话将浪漫的电话发给了琪琪,现在我就等着琪琪的回信了,我
等着一个明确的地点来实施我的下一步。

  过了十分漫长的一个小时,其间我上了四次洗手间,喝了三瓶纯净水才终于
等来琪琪的电话「浪漫说明天抽时间过来,让你定见面的地点」

  「好的,就香格里拉吧,我是VIP,到时房间号我发给你」然后我快速地
打电话定好房间并把房间号发给了琪琪。

  第二天一大早就醒了过来,开车前往香格里拉,心里面有点兴奋也有点纠结,
兴奋的是我的反击之战终于能开始了,纠结的是也许浪漫会恨我吧(这是一个多
情的男人的悲哀吧,都这个时候我竟然还纠结这个问题)到酒店大堂取好房卡后
我就出去找专业的人来布置了,我找了一家私人侦探社以怀疑老婆出轨的名义来
帮我布控,虽然我也会一点,但在这个城市呆久了就会有种专业事交给专业人办
的强迫症了,何况我要的是万无一失。

  帮忙布置的人刚走不久就接到了琪琪的电话说她们到酒店了,我奇怪为什么
琪琪会跟着来,琪琪说浪漫只是让她陪着到酒店而已,她就在楼下等,谈话她不
会过来的。听琪琪这么我心里更有把握了,浪漫不敢面对我,她有愧疚之心,也
就是说我计划成功的把握几何倍数的上升。

  浪漫没多久就上来敲门了,打开门,那怕我的心里对她其实有着很多的怨恨
但还是被她那柔弱的倩影给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她白净的脸上有着些许憔悴让我
就想将她拉进怀里抱着她去抚慰她。红颜祸水,果然是红颜祸水。司马迁。《史
记。卷四。周本纪第四》中记载:襃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
为烽燧大鼓,有寇至则举烽火……这一烽火戏诸侯的典故后人点评说关可怜的襃
姒屁事。说得多有理呀,但只能说他没见过此一刻的浪漫。

  「不让我进去吗?」浪漫的声音有一点点嘶哑,也把我从与周幽王的神交中
拉了回来。

  「进来吧」我让过身子,浪漫坐在沙发上不出声,她也许在等着我的质问吧,
我则坐在床上脑海里在重新想着我要怎么问她,怎么引诱她,原本我都想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