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我们和大领导的3p】(05-06)【作者:我们夫妻】

【我们和大领导的3p】(05-06)【作者:我们夫妻】

5 【们和大领导的3p】(05-06)【作者:们夫妻】 作者:我们夫妻
字数:46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续五

  关于刘局后来发生的事是我们夫妻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比和医生还要来劲儿
关键是对于他的身份,官级别,我实在不敢乱说。

  百分之八十是出于自我保护,因为他不是当初王总介绍的那么简单,王总可
能也是怕吓着我们没告诉我们实情,后来还是我无意同在新闻联播之前的北京新
闻中见了他,虽然我从不看这些新闻节目但还是被他那过我老婆的那张脸吸引
了,当然不是什么大头儿但也是一方主管,不姓刘,姓尤百度一下,实际上62
年的,岁数也不小了。

  王总和他都不挑明,我们也心照不宣,也许对大家都好,所以以后就不叫刘
局只是简称尤某,尤某的事儿太大,有读者说想知道王总是怎么开始弄上飘飘的
也好,那我先把前面的事交待一下再说大官尤某。

  我单位领导王总今年50岁,因为根正苗红,父亲从前是北京军区的因为不
想让儿子从政所以利用资源开了这个医药公司,虽然是私企但是后台是比较硬的。

  我因为上个公司的事在澳洲有一些业务关系,后来想自己干又不成功,被他
招了去,给的还行,但我们小家小户和他没有太多存在交集的但是因为一次公司
年会可以带家属参加,我就带了飘飘领导是那次看上的我老婆,飘飘以前介绍过
其实长得一般,但就是皮肤白、奶大腰细、屁股特别大尤其是生完小孩之后屁股
更加肥硕。

  表面上看是挺保守的一个人,可能是这种微熟的良家妇女气质吸引了领导。

  那次之后领导经常邀请我们夫妻一起吃饭,经过几次之后老板开始单独带我
去洗浴中心,我觉得老板拿我当自己人也就没拒绝,有一次玩完后又去三里屯喝
酒,几瓶克罗拉下肚王某的话便多了起来扯来扯去就扯到我妻子的话提上了,他
说我有福气娶了个飘飘接着把我妻子夸了个天花乱坠,我心里清楚老板是个十足
的色鬼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对飘飘评价如此之高,

  于是我道:「我老婆没你说的那么好男人都这毛病,都是自己的孩子亲别人
的老婆好」,王某说「我就喜欢你老婆那样的女人」。

  中间后来有次一起去卫生间,他边掏鸡巴边对我说他有晚上想飘飘时就用手
撸了一管儿我知道他是真看上飘飘了我也迎合着讲了一些与妻子的性生活,真的
谈兴盎然。

  后来在业务上对我一下变得很照顾,有一次酒局后就剩我们两个他仗着酒劲
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后来领导半开玩笑半闹得说要是能和你们夫妻3P一次就好了我假装惊了见
我这样老板立刻说是开玩笑的。

  我心里知道飘飘又得多一恨鸡巴操了。

  我找了个机会,在一次和医生的3p后,乘着飘飘正兴奋说了这事儿,飘飘
想了一下回忆下我老板说感觉还不错,不是粗鲁人,也不反感反正就是上床那些
事儿,我想飘飘主要又怕我在单位被穿小鞋,受挤兑就说要不先处处看看。

  后来再有饭局,我们就一起去了,好在孩子在姥姥家有人看着,席间王总倒
还好只是不经意间碰碰飘飘,飘飘是性情中人,也自自然然应付了后来问我要了
飘飘电话,有时候她在哄孩子,电话来了就由我代劳了。

  好像是在十一月底的一天,我接了孩子到家,

  飘飘打扮一新说王局说约几个朋友去工体唱歌问我去不去我说孩子刚刚接回
来,不去了,让她一人,飘飘亲了亲孩子说尽量早点儿回来就出了门。

  结果6点出门到第二天清晨5点才回来,其实事先打招呼我是从不在乎妻子
的夜不归宿,

  她若事先跟我打招呼无论说是跟哪个男人在外面过夜睡觉我更是不会干涉可
是她从来没有不打招呼夜不归宿的后来知道是手机没电了,当时确实让我很是
担心人担心时总是会往坏处想的,我担心的想入非非是不是妻子半夜回来被坏人
半路截道了,想象歹徒对女人截道无非是财和色妻子去娱乐包里没拿多少钱,

  莫非是被一个或者多个坏男人截去强奸或是轮奸接着又想到宽慰处就是被王
总干了操完自然会送回来的,一夜我就是这么胡思乱想直到妻子清晨平安回来这
才舒了口气

  妻子先看了一下孩子回到卧室,我关切的道:「你们唱了了一个通宵」,妻
子脸红仆仆的道:「哪有啊,

  不到11点就散了「,我假笑的道:」那你怎么才回来「,妻子有些倦意的
道:

  「快散时我出来正打车回家你的王总追出来非要开车送,本来都到了咱们小
区门口我要下车他却腆着脸不让我下车就拉我到你们公司了,一直呆到现在」,
飘飘开始换衣服我于是道:「早就告诉你他对你有意思啊」,妻子脱至小内裤我
注意到她大腿中屄的部位夹着厚厚的一团卫生纸,她顺手拿出来扔在地上我伸手
拣起,闻了闻,一股儿腥气妻子却轻轻推了我一把道:「人家在外面你就那么放
心吗」,我道:「不放心咋的,

  有人惦记我担什么心「,妻子道:」你的目的达到了「,我故意道:」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