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凤兮-赤天圣母颂】(文佳皇帝陈硕真诗传)(02)【作者:不详

【凤兮-赤天圣母颂】(文佳皇帝陈硕真诗传)(02)【作者:不详

4 【凤兮-赤天圣母颂】(文佳皇帝陈硕真诗传)(02)【作者:不详】 作者:不详
字数:34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凤兮(夜宴篇)

  主要人物:

  陈硕贞:(女主角)女教主、文佳皇帝31岁

  崔义玄:司功参军长史42岁

  房仁裕:杨州刺史40岁

  韩青:陈硕贞爱徒17岁

  童文宝:陈硕贞的大将28岁

  (灯光幽暗,一群半裸的舞娘在舞台上妖艳地曼舞,乐声中伴有鞭打和呻吟
声。舞娘散去,灯光追随赤身裸体反绑着的陈硕真从舞台中央上方慢慢吊下,脚
尖着地,两个上身赤裸的打手手持皮鞭由暗处上,抽打陈硕贞。)

  陈硕贞:(扭动着)~~~!

  (灯光全亮,显出众官员席坐畅饮。打手退下,崔义玄上)

  崔义玄:(狞笑)文佳女皇,您今天可要给老夫好好在房大人面前表演啊!
(一只手狠狠捏着陈硕贞的下巴另一只手模向陈硕贞的阴部)不要辜负本官的调
教。哈哈!!!

  陈硕贞:只要你信守诺言,不屠杀我的已经投降的部下和信徒……啊。~啊~~
(崔义玄将手指插入陈硕贞的阴道)

  崔义玄:本官乃替朝廷铲除妖教自然仁德宽厚(挥手)来人(两大手上,解
开绳索放下陈硕贞,几个舞娘替陈硕贞围上舞裙。打手在陈硕贞真的一对奶头上
系上铃铛后退下)

  陈硕贞:(曼舞,悲怆吟唱)云压新安暗,舟筏去复来。浅处水见石,浩气
逐云山。风寒百花凋,摧凌视等闲。豪情征北南,皆隐入野烟。

  房仁裕:(持酒杯上)崔大人不仅用兵如神,伎乐创意更高啊!来来来,敬
崔大人一杯(一饮而尽)

  崔义玄:(取杯饮尽)房大人,神兵及时,我方能捣毁妖军。只要房大人喜
欢在下节目还有很多啊!

  (崔房返回座席,陈硕贞在席间迈动舞步,系在奶头上的铃铛叮叮作响,席
间众官大笑不止)

  崔义玄:(拍手)你们上来(童文宝那着一捆绳子推着韩青上)

  崔义玄:开始精彩了。

  童文宝:(抓住陈硕贞的头发把她推倒在地扔了卷绳子给韩青)拿着给我把
她绑好。

  韩青:(哽咽着)教主~~~

  陈硕贞:来吧,我不会怪你的。为了弟兄姐妹不被官兵屠杀,我忍得住。

  童文宝:(踢了陈硕贞一脚)装什么蒜(亲自动手将陈硕贞反绑起来。)

  陈硕贞:(跪着挺起胸膛,舞台上方的绳子将她拉起站立)你这条狗,想怎
么咬就怎么咬,我从恶吏手中救过你性命,可你呢,不光出卖我,还折磨我。就
为了金钱官职~~~哈哈~~~可怜,可耻!!!

  童文宝:(扇了陈硕贞两耳光扯掉她下身的舞裙)我已经弃暗投明,是朝廷
的官员了,你这妖妇还敢辱骂我是狗?(拿过鞭子抽大陈硕贞)

  崔义玄:小宝,你给这妖妇准备的「女皇轻骑出征」呢,房大人可等着呢。

  童文宝:(点头哈腰)各位大人,现在要表演的是,文佳女皇出马征战。那
可是娇叱镇山河啊!(众笑。童文宝将一根长绳穿过陈硕贞的跨下,叫韩青牵着
站在陈硕贞背后,自己拿着一头站在前面)作为文佳皇帝的部下,我们鞍前马后,
出发)

  崔义玄:文佳女皇有你这样的部下真是朝廷的大幸啊~~~哈哈!!!(众
官大笑)

  陈硕贞::啊~啊~~~(童文宝和韩青手持绳子在陈硕贞的阴部上拉锯着,
陈硕贞痛苦的扭动着)

  童文宝:(招呼打手)来个快马加鞭。(打手狠狠地鞭打陈硕贞)

  陈硕贞::啊~啊~~~呜~~~~啊~~~~~(在哄笑和鞭打中陈硕贞
惨叫呻吟)

  童文宝:韩青,卖力点,你家人都在老子的手里。

  韩青:(大幅度拉动绳子)是!是!童大人!!!

  房仁裕:(捻弄陈硕真栓着铃铛的奶头)不久前十里岩一役,你策马穷追,
险些要了本官的性命。哈哈!你今天可是风姿再现,太精彩了~~~哈哈!!!

  陈硕贞::呸(陈硕贞怒目圆睁唾了房仁裕一口血痰,房仁裕连退数步)

  崔义玄:又野性复萌了,传令,再砍一百个俘虏的头。这可是你害了他们。

  陈硕贞::不要啊!

  崔义玄:(示意暂停用刑,拍击这陈硕贞丰腴的臀部)呵呵是你的妇人之仁
才导致你今日的下场啊!否则你这妖女淫妇还能猖狂得久一点。

  陈硕贞::你们的主子为谋取权力什么都能,兄弟都能杀,你们这些奴才
当然物以类聚。你们的仁义道德是说给别人听的,其实都是些卑鄙之辈。

  崔义玄:神圣的女教主文佳皇帝最终还是像我的军妓一样为卑劣之辈献上艳
舞,你不觉可悲?

  陈硕贞::我陈硕贞传教起兵为的是百姓不再受欺骗鱼肉,既然兵败落在你
们手里,只要你们不要再伤害已经放下武器的起义之众,任你们对我怎样凌辱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