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荒唐王爷】(01-04)【作者:就这一次】

【荒唐王爷】(01-04)【作者:就这一次】

3 【荒唐王爷】(01-04)【作者:就这一次】 作者:就这一次
字数:145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一章 荒唐王爷鞭打淫奴,落难王妃喊冤王府

  「啪、啪……」竹篾子抽在光溜溜的屁股上,伴随一声声尖厉的惨号,旁边
还有人查着数:

  「15,16,17……30,停!」

  有监刑太监走上去,拿手探了下鼻息,转头给站在台阶上的王府总管李狗打
了个千儿道:

  「总管,这贱人昏死过去了,还有20篾子没打完,您看?」

  李狗不置可否的撇撇嘴,扫了一眼被吓的噤若寒蝉的一众王府下人,撑开公
鸭儿嗓子开口道:

  「都瞧见了吗?这就是苟合的下场,我去回下王爷,看怎么处置,都给我跟
这儿候着。」说完转身进了内进。

  这是大清乾隆四年,受刑的是和亲王府上的通房大丫头,叫苗春儿,本是大
福晋赫舍里氏从娘家带来的丫头,来到王府第二年就通了房,和亲王弘昼本也喜
爱这丫头,只要大福晋点头就可以给这丫头开了脸儿,谁知道,苗春儿自15岁
尝了床第之欢,竟是一发不可收拾,可又久不能得王爷雨露均沾,一时糊涂,竟
与花房把式赵二一来二去勾搭成奸,昨儿夜里正欢好的不亦乐乎,被总管李狗抓
个正着,赵二是旗下奴才,弘昼开销他都不用通过官府,直接杖毙,可这苗春儿
毕竟是10岁就伺候福晋,16岁随福晋嫁入和亲王府,18岁通了房,如今已
22了,多年主仆。

  弘昼一摆手,不耐烦的骂了李狗一声:

  「啰嗦你妈逼,剩下20篾子不打了,你去问福晋怎么开销她。」

  李狗从小伺候弘昼,知道这是弘昼要留苗春儿一条命,也就不再啰嗦,谄媚
的走近了两步,压低声音道:

  「爷,听说斡罗斯国给万岁爷进来10个红毛女,一个儿个儿的都是红发绿
眼,万岁有旨意,赏了两个给爷消受,旨意已到了内务府。」

  「啪!」弘昼没等李狗说完就抡圆给了他一嘴巴,「操你妈的,你连个鸡巴
都没有,还想着女人。」

  清朝的皇帝们对太监是极严厉的,李狗明白,自己的主子越是打骂其实越是
安全,知趣的笑了笑:「是,奴才是不中用的狗。」站在一边不再说话,而弘昼
却皱起眉头沉思。

  弘昼是乾隆皇帝唯一活下来的兄弟,所以乾隆一直十分疼爱他,一登基就封
了弘昼亲王双俸,还赐了宅子,平时也是赏赐不断,尽管如此,弘昼还是对这个
皇帝四哥又敬又怕,三哥弘时不就是在争夺储位中败下阵来丢了小命儿吗,所以
他的日子过的越荒唐,乾隆也就越放心,毕竟与江山社稷比起来,自己兄弟这点
荒唐又算得什么呢?

  想定主意便吩咐李狗去内务府领人,自己则进内宅更衣准备进宫谢恩。

  回到内宅,丫鬟们给王爷换上青衣小帽儿,一个小苏拉太监进来单腿打千儿
道:

  「启禀王爷,苗春儿已经醒了,带来了给福晋发落。」

  「人呢?」

  「回爷的话,外面跪着呢。」

  「带我瞧瞧去。」

  「嗻。」

  弘昼抚着帽子上的鸡血石,看着爬卧在阶下的苗春儿,裤子已经给献血染的
通红,头发散乱,裸着身子受的刑,现在身上胡乱裹件外衣,一个奶子露在外面,
又白又大,一见到弘昼便磕头如捣蒜。

  弘昼骂道:「你妈个骚逼,你那肉洞发贱痒痒了,跟爷说,还能不操你?你
他妈在府里随便找个鸡巴就日,操你妈的。」说完也不听苗春儿的求饶,径直走
了,留给福晋发落。

  弘昼刚要上轿,忽听有人在喊:「我要见老五,你们这群狗奴才,仗了谁的
势了?竟敢拦我,哎!你趁机吃老娘豆腐,你抓我奶子……」

  弘昼一阵烦躁,从轿子里钻出来,回身一看,竟是愣住了。

  眼前的女人竟是八叔的小妾端容,本是个汉人,被当时掌管宗人府的八王爷
允嗣抬了旗籍,并赐了富察氏的满洲老姓,后来老八倒台,被贬为庶人,抄了家,
不久一命呜呼,这端容由于孩子还小,又是汉人,就被赶出了家门,开始还有些
积蓄度日,怎奈坐吃山空,如今孩子已经9岁了,她也沦落到给人缝穷浆洗过日
子。

  乾隆登基后,赦免了一些皇亲,端容就想着给儿子去宗人府领一份钱粮,谁
料宗人府的旗门录见端容貌美,就要挟她,端容万般无奈陪这下等的旗奴睡了一
夜,被折腾的七荤八素不说,到了还是没领到钱粮,心中气苦,想一死了之,又
舍不得孩子,就去找管着宗人府的老礼亲王允止,无奈礼亲王病重,自顾不暇,
有好心的兵丁告诉她,宗人府虽是礼亲王管着,但实际却是五爷弘昼主事,于是
端容又来到弘昼的和亲王府,门丁见她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自然不许她进府,情
急之下,端容也是豁出去了,这一闹正碰上弘昼要出府。

  弘昼吩咐手下人,把端容请进了他的超级大轿,对外面人喊了一声:

  「进宫。」

  八抬大轿忽悠起来,直奔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