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三十二章】【作者:渚碧礁

【警察美娇妻沦陷失贞游戏】【三十二章】【作者:渚碧礁

本帖最后由 大寶誘香 于 2016-12-3 05:10 编辑

第三十二章


   戴庆自顾自的在手机话筒里说着:“说老婆大人,今天可是星期一了,你可别忘记来学府路哪个蓝乐KTV歌城办理存款业务。”

  舒雅:“……”

  “这次过来还是我陪你去蓝乐KTV歌城吧,等你到了18路站牌就给我发微信,我接你咱俩一起过去。我可是对呼老二那家伙有点不放心呢,担心你自己去他会欺负你。”

  舒雅:“……”

  “妈的,对老子不放心?我会欺负舒雅?真是他妈的狗眼看人低。就因为老子曾经因为调戏女人又砍伤了她老公蹲过监狱就被你们这种穿着狗皮的家伙鄙视吗?他妈的,真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啊。我操你妈的,警察没一个好东西。”呼老二正试图去亲吻舒雅红艳艳的香唇,被她闪头躲过了,于是戴庆的声音就从手机听筒里清晰地传入了呼老二的耳膜,这让他就对警察天然的恨意油然而生,在心中恶狠狠地骂道。

  可是猛然想到被自己压在身下,捂着手机话筒不停挣扎着的舒雅,他忽然明白了什么:“我操,这个戴庆怎么觉察出来我对他的小媳妇有想法的?我平时当着他的面可是把心思隐藏的很好啊。怎么还是会被他发现了端倪?不得不佩服这家伙不愧是个警察,真是感觉异常敏锐啊。”

  想到这里呼老二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现在还没正儿八经他的小媳妇呢就早被这个该死的警察觉察到了,那要是真的霸王硬上弓,强上了他老婆,那岂不是会……?”

  呼老二越想越觉得心里发毛,曾经自己被警察用高压电警棍电击了不知道多少次,电得他浑身颤抖、颤栗以及打着背铐脚尖踮地,两只手整夜被背铐着吊在房梁上的画面又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要忍住,不行,不能蛮干,看这舒雅至今誓死反抗的样子,恐怕即便是今天真得了手,就地正法了她,她肯定会告发自己的。那样就得不偿失了。反正在游戏里她会心甘情愿地被自己扮演的‘宁泽涛’玩的,在游戏里放心大胆地玩这娇美的小娘子岂不是更好?”

  “哎哟!”就在呼老二犹疑不绝之时,他的左耳被舒雅一把掐住了,并狠狠地向一边拽去。他不得不头一歪惊呼出声。

  “呼经理,快下去,别胡闹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真生气了。你也知道我老公是警察,你可别再逼我了,你要是再不收敛我可真就告诉他了。到时候你可要后果自负了。”舒雅用右手狠狠地揪着呼老二的左耳往自己身下拽着,急道。

  呼老二贼眼珠滴溜溜乱转了一通之后似乎有了什么决定,便顺势滚下了舒雅的身子,并坐在床边假模假样道:“算了,你这人不经闹,看你眼泪都快出来了,还当真了?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打你的电话吧。我不影响你了。”

  舒雅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撤退的这么决绝,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顿时竟只顾着捂着手机话筒瞪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好了。

  “喂,我说老婆,你下午到底几点过来啊?都问了你两遍了,你怎么也不回答啊?不会是真的又睡着了吧?”听筒里传来戴庆急切地询问声,看来舒雅刚才只顾着跟呼老二搏斗了,似乎漏听了不少内容。

  想到下午自己还要玩一阵子游戏,于是她连忙松开捂着话筒的小手,低声道:“我没睡,只是在思考下午几点过去。下午单位还有不少业务要忙呢,我估计要晚些时候才能到学府路了。大概下午16:00左右吧。”

  “要这么晚吗?还能赶上回银行交账吧?”戴庆关心道。

  “没办法啊,下午单位很忙呢,要很晚才能到学府路。不过我想过了,应该没问题,只要你开车送我就能赶得上。”舒雅说到这里也不知为何,不经意地抬头看了一眼呼老二,果然看到他正一脸讥讽的坏笑着,看着自己。

  “该死,自己又当着这个流氓的面骗自己可怜的老公了。”舒雅心中羞愧,双靥飞红。

  “好好,我送你回去,正好我今晚也不用再值夜班了,可以早点回家了。说真的这两天好想你啊。晚上咱们好好爱爱一番吧?”戴庆不知道还有外人在旁边听着,热切地说着自己的真实想法。

  舒雅听后,看了一眼旁边的呼老二,脸上绯红一片,嗔骂道:“讨厌,流氓,你想得美。”

  “哎呀,我的老婆大人啊,您就行行好吧,咱们都好长时间没有爱爱了,我都快憋出毛病来了。”戴庆在手机哪头哀求道。

  舒雅红着脸,她本想答应的,可当着呼老二的面,她怕被他偷听到这么羞人的事情,于是佯装板着脸道:“回头再说吧,还得看你的表现。我现在要忙了,不跟你说了,挂了啊。”

  “唉!那好吧,那我下午一定好好表现,争取能得到一次爱爱的机会。”戴庆殷切道。

  挂了手机舒雅脸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丈夫永远都是那么宠着自己,哪怕自己对他发脾气、撒娇,他都会忍让着自己,这让她感觉到被爱得很甜蜜。

  “打完电话了?你还喝不喝冰水了?”呼老二的粗重嗓音把舒雅从甜蜜地回味中拽回了现实。

  舒雅这才想起自己进这间屋子的真正目的,感觉着自己内心还在不停燃烧着的燥热,她没有多想就马上点头道:“喝啊。”

  呼老二扭身去房间的冰箱里取出了一瓶冰凉的矿泉水,回过身来又走到床边递向了舒雅。

  舒雅连忙从床上起身整理了自己凌乱的衣裙,然后抬头接过了那瓶凉冰冰的矿泉水,不过就在她接过水的瞬间她也看到了:呼老二的裤裆间高高耸起的蒙古包,而且那凸起的圆头部深蓝布料上似乎还有一小片儿湿迹,也分不清到底是谁分泌的液体了,反正舒雅刚才整理短裙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的羞处已经泥泞不堪了。

  “这个流氓,还在想坏事儿呢?”舒雅在自己心里咒骂着他,同时连忙握紧了手中的手机,想着万一这流氓再对自己动手动脚时,自己好即刻就回拨电话给丈夫。

  “喝啊,怎么只拿着那瓶水却不喝呢?”呼老二不解地问道,可当他看到舒雅扫过来的目光时,再低头看到自己下身高高挺起的帐篷忽的明白了。为了让舒雅打消对自己的芥蒂,以便行使后面自己的计划,他连忙尴尬解释道:

  “哎,都是吃了那该死的壮阳圣物:牦牛鞭害的。以后再也不吃了。真是害人不浅啊。我这么老实巴交的一个人,吃了那东西后硬是被变成了这幅德性。算了,我帮你把瓶盖拧开吧,那瓶盖太紧了估计你拧着费劲。”